银和白saw

懒,是每位公民的权利及义务。

「言战」幻情深 1

(文笔不好,见谅
在此借用一下妄想症里的一个名字发音,YanYu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言和缓缓地睁开了眸子,只觉得头痛欲裂。但在剧痛的影响下,她仍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。已经是黄昏了。自己躺在一堆杂草上。

奇怪,为什么自己要那么小心呢?好像是,很久很久以前养成的习惯吧。

有多久了呢……

“哎?你醒了?”旁边一个少女突然窜出来。好奇地看着言和的眼睛。言和缓缓地点了点头。“刚起来是不是身体比较虚弱?我给你拿点汤吧。毕竟这荒郊野外的,也没什么能吃的。”

言和冰蓝色的眼眸一凝,原来这里是荒郊野岭。她轻轻抬头看向那少女。雪白的头发在空中飞舞,宛如一只只雪的精灵。洋洋洒洒从上天飞落。

真可爱,言和心中感叹一声。

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言和凝声说到。

“这位公子。我可没有见死不救的习惯。”那女孩无奈地转身对言和说道。但言和没看到的是,那女孩眼底闪过的光芒。

和我一样吗……

言和一听她说的话,暗地里笑了笑。又是一个把自己认成男孩子的女孩子啊。言和一些想不起来的事干脆也放下,不再想了。

想到这,言和便放松下来,躺在杂草上。反正如果她真想害我,我不早死了……现在这个身体,可真虚弱啊……

突然,一股倦意涌上来。言和缓缓翻了个身。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疼。但她还是缓缓睡去了。

那女孩子回来后看到言和的侧颜,忍不住呼吸一滞。太俊美了,脸部柔和的线条仿佛要融化在如初雪般的短发中。枉是自己见过如此之多的美人,也没有一个比得上他。

好似阴阳天地最完美的结合。她看了看手中捧着的碗,轻轻地放在言和视线内。嘴中轻轻吐出两字,“晚安。”

……

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撕裂了午夜的黑暗。时间,总是被昼夜拉扯着,如今看着,也是清晨。离别了幽静之夜的丝丝暗色,两人仍在梦中沉浸着,虽然,那一切的光晕,已经进渐被打亮。

也许,她们的思绪正随着空中的尘埃飞舞着。虽知,她们的思绪不尽相同。但步伐,总是一致的。晨光,为她们雪白的睫毛渡上一层金芒。像是暗藏着雪中的精灵,在某个特殊的角度,突然为你闪烁。给你生命的意义。

突然,言和雪白的睫毛动了动,隐藏在下的天蓝色的眸子绽放出光芒。在其中,好似看到了万里长空。那里面所隐藏的光芒,好像永远不会消散。

言和悄声无息地坐起来。冰蓝色的眸子闪烁着光彩,她悄悄垂下眼睑,雪白色的睫毛瞬间这盖住了她的思绪。

她好美,言和感叹到。她走到一条小河边,轻轻揉了揉脸。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掉了下来。面具下的面容较原来的面孔多了份英气,少了份柔弱。

言和看着手中的面具,轻叹了口气。东躲西藏的日子,真不好过啊……清洗好了面具,重新戴上之后,她走了回去。此时面前的女孩也眨了眨眼,醒过来。

“醒啦。”那女孩摇了摇脑袋地说到。“嗯。 ”言和轻轻点了点头。“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!”少女突然说到,“我们总不能就这样一个‘你’代替吧?”

言和轻笑了一下,“我觉得这样就不错。”那女孩突然语塞,“你……”“好了好了,逗你玩的。我叫颜语。颜色的颜,语言的语。”言和终究没打算说自己真名出来。

那女孩眼睛笑成了一条线,“这样才对嘛,你整个人才有点生气。”那女孩伸出手指刮了下言和的鼻梁,“我叫落音,落下的落,音乐的音。”

言和反应极快,一把抓住了落音的手腕。过了一会她才突然意思到,自己不需要那么紧张。落音也愣了愣,无语地说到,“公子,你不需要那么紧张吧。而且……”

言和突然邪魅一笑,“男女授受不亲对吧……就算我真把你怎么样了,你能怎么办呢?”(言和:握草我要不是为了掩饰尴尬,我会干这种事吗!我是个女孩纸!女孩纸!)

落音又看呆了,(落音:(⊙o⊙)哇这个男孩纸真的360°无死角啊!!)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,并翻了个白眼给言和。“就你?别忘了你伤还没好。你要敢办了我,我就敢把你宰了喂野兽。”

言和一愣,她都忘了自己受伤这茬了……(言和:这个坑我要自己填啊……)落音看着呆滞的言和,突然扑哧笑出来,伸手揉了揉言和的脑袋。

“你说你怎么那么可爱啊?”落音眼睛早已弯成月牙一般。言和沉默了,好久才缓过神来,翻个身,躺在草地上。

她仰望着蓝天,沉静的蓝色包裹着她的视野。有多久……没有这样放松过了?没有玩耍过了?落音静静地看着她,“落音,你打算去哪?”

“我?我哪都不去。我打算在这里生活一年再回去。”“好,我陪你。”落音诧异地看向她,“你……不打算回去了?”“哈,回去干什么?又没有人等我回去。”

落音一震,躺在她身边,“是啊……就这样,多好?”两人并排躺在草地上,清风拂过她们的脸

颊,阳光虔诚地亲吻着她们的额头。

【如果能一直这样,多好……】

突然一阵咕嘟声打破了祥和的气氛。言和尴尬地看了看自己的肚子。是它在不满地叫唤了。

“落音……你还有吃的吗?”言和抓了抓自己松软的毛发,向一旁的落音问到。“扑哧。”落音霎时间笑颜如花。“有还有几块肉,但是昨天给你做汤就用的差不多了。对了,汤还没喝呢。”

言和看了看那碗放在她身边的汤,无力地吐槽一句:“我说小姐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?汤就这样放一晚上,还能喝吗?”

落音腾的脸红了,“抱歉抱歉,我好像忘了……”言和砸吧砸吧嘴,伸出手揉了揉落音的头发,“好啦好啦,再去抓几只野兽就好了。”落音慌忙点了点头。

言和站起身子,闭上眼睛,安静地站在那里。落音也配合她的动作一动不动。世界在言和耳中安静了,突然她睁开了眼。

“对面山腰处有只鹿。”言和十分笃定地开口说到。“你怎么知道……呀!是真的呢!”战音轻松爬到一棵树上,往言和所说的方向看过去。藏在茂密的灌木丛中,不仔细看还真的找不到。

“长年被追杀,不练就一身本事怎能行呢?”言和轻描淡写地说到。落音身子一颤,自己好歹只是要被抓回去,他究竟经历了什么?

落音被没有发呆太久,她从树上轻巧地跳下来。顺带拿出了藏起来的两副弓和一把削制的箭。“喏,给你。”

言和诧异地看着那些武器,特别是那两把弓。言和转头盯住落音,“不要骗我,说,你是不是从大世家中逃出来的?”落音心里一惊,他这么快就发现我身份了?

忽然言和的语气又放缓下来,“没事,你不愿意告诉我,我也不强求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不是吗?”

落音此刻已经欲哭无泪,(落音:你到是告诉我你不想问啊!你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小心脏受不了啊!)但她又无可奈何。毕竟她的身世,不是能对别人能轻易说的。

言和哪能明白到落音的心思?她的手已经抚上弓繁复的纹路,眼中充满了对武器的痴迷。

“落音,就让我来试一下。”言和的话语中充满了兴奋。落音无奈地点了点头。言和左手拿起弓,右手捏住一只箭。迅速将右手搭在弓弦上。

她将弓拉成一个近乎完美的圆,右手一松。箭如光一般飞了出去。拽出刺耳的呼啸声,浮光掠影地向着那只鹿飞翔而去。那箭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锁定了那只鹿。

只听那鹿一声不吭,倒在了地上。那箭准确无误地射中了鹿的眼睛偏后的位置。落音心里一惊,但最先升腾起的情绪不是恐惧,而是钦佩。

言和眼底闪过一丝冰冷的蓝光,很快就恢复原样。但那瞬间,仿佛天地都噤声了。

“(⊙o⊙)哇颜语你怎么那么厉害!”落音悦耳的声音响起,言和的眼眸原本如冻冰一般,立刻融化下来。好似晴空蓝天。

她从树上跳下来,伸手再次揉了揉落音的头发。“学学就会啦!走,去把那只鹿拎回来吧。”说完她脚一蹬,身体如轻燕一般灵活地飞了出去。落音嘟了嘟嘴,也跟着跑了上去。

风在耳边呼啸,身体在地面奔驰。落音忍不住看了言和一眼,俊朗的侧脸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。

突然言和转头看了她一眼,那璀璨的眸子似乎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芒。这时候落音相信了,在别人的眼睛里,你可以看到全世界。

“不要总发呆嘛,阿音。”

「那还不是因为你真的太好看了吗?」

来来来自我介绍

我叫银和白saw。很高兴遇到你。

如果你觉得名字太长的话可叫阿白,银白,saw,都是可以的呢=0=

现在也就能写点破文章,画些放飞灵魂的画。我会努力,尝试进步的!

但我有些事情要说。以前写的文章我基本不会去修改它了。毕竟每次一看自己以前写的,都会觉得这是什么垃圾啊……比起花时间修改,我可能更愿意写些新的。所以这点也请谅解。

喜欢
中文虚拟歌姬,言和;全职高手,叶修;工作细胞;猫箱反转等(其余的也有……就是懒得打)
没什么固定的cp向,杂食

一直有颗喜欢开车的心(可车技极差)

QQ号:3261989910

因为性格和学业原因,聊天,戳我基本会回复……但是如果想要其它互动的话……看情况吧^_^

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因为我的推荐是非常随机。可能看着热度低就顺手点一下-_-#-_-#所以……谅解

「伞修伞」中秋

        中秋了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叶修从电脑旁边站起来,缓缓地走到了阳台上。手从口袋里摸了摸,拿出一个打火机和一只烟。微蓝的火光点燃了干瘪的烟草,在叶修眼前吹出一幅迷雾梦境。
        头顶的月亮是那么圆,那么大,绚烂的光芒指引着迷路的心回家。只要在这世界上,一抬头就可以看到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,发什么呆呢?都中秋了啊!”一个清脆的少年音勾回了他的思绪。“中秋大家都在一起还这么伤感。你……该不是想你爸妈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猛的一回头,只见到一个金发少年笑脸盈盈地站在他身后。他突然扑到叶修身上,“别这么伤感啦,看看那月亮,那么亮,那么好看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呆呆地看着他,他伸出手在叶修面前晃了晃。“别真傻了吧……”他叹了口气,抬手便把一块月饼塞入叶修的嘴里。
       叶修摇了摇脑袋,“拖你的福,差点傻了。”那个少年没好气地说了句,“见到我你怎么就这种表现,这么惊讶真的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在心里默默地做了肯定回答。当他转过头时,悄悄在心里许了个愿,如果这是梦,让我晚点醒来,好吗?
        一丝丝甜腻腻的味道从味蕾上传入大脑,烙印下不可抹杀的地位。这种味道好熟悉啊……真甜。突然肩上传来一阵阵压力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无奈地揉了揉男孩的头,“沐秋,都这么大了,还像小孩子一样……喜欢黏人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其实头发手感不错呢。苏沐秋把头往叶修的颈窝里蹭了蹭,“不管……舒服。”叶修笑了笑,便不动了。这和沐橙说的一样,其实叶修只纵容,也最纵容苏沐秋。
        压力从肩部的细胞传入神经中。叶修轻叹了一声。只有这样,他才能感到苏沐秋真正存在。头顶的月亮又大又圆。在外漂泊的灵魂瞬间找到了家。被月光包裹着,不带热度的温暖着。叶修听着身旁人的平稳呼吸声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真的,晚点再醒,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仰头看了看天上的圆月。最近的烟抽的太多了啊,都开始产生幻觉了……叶修想把烟扔掉,这时才发现手在颤抖,根本拿不稳。额上刘海垂下遮住了叶修的双眸,漆黑的眸子翻腾着滚烫的情绪。月光温柔的接纳着他焦躁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 “沐秋,哥想你了……什么时候……”一道晶莹光顺着脸颊滚落,融入月色。
       「对不起啊,哥没法不想你。哥可是喜欢你啊……」